139| 8新|章(1/2)

加入书签

  秋风阵阵,树叶随风而落。

  几名小太监在孟嬷嬷的吩咐下正扫着庭院里的落叶,其中有个眼见的看到了不远处匆匆行来的身影,赶忙唤了声孟嬷嬷。见孟嬷嬷抬头望过来了,他才指了那身影与孟嬷嬷说道:“岳公公似是有急事?”

  孟嬷嬷往那边迎着,刚走两步,岳公公已经拿着帕子拭着汗进了永安宫的院门。看到里面扫落叶的情形,他先是笑着高声说了句“这儿也积了不少了”,而后脸色一变,悄声与走到近旁的孟嬷嬷说道:“这会儿您可瞧见了小殿下?”

  孟嬷嬷抬眼看了看旁边的梧桐树,瞅着又一片叶子不堪重负被风吹落,她紧了紧身上的衣裳,盯着岳公公额头上的汗,奇道:“小殿下这个时辰不该在王爷那边学兵法么?怎的来这里寻人了。”

  “不见了。”岳公公四顾看看,凌厉的眼风扫过前头的几个小太监,待他们重新低着头继续扫地了,方才语气急切的与孟嬷嬷道:“先前就是王爷没瞧见小殿下去,遣了人来昭宁宫问,我这才发现不对劲儿。这不就赶紧来寻了。”

  孟嬷嬷却不把这太当回事儿,“许是又去了哪里玩吧。仔细找找就是。”青嵧正是爱玩爱闹的年纪,实属正常。

  “来之前已经里里外外都找了。没寻着。”岳公公额头上的汗愈发浓密了些,“若是能找到,哪儿还用那么急啊。”

  孟嬷嬷这才觉得不对劲起来,将岳公公请进了旁边的厢房让人给岳公公看了茶,便往屋里行去。

  元槿听闻后,想了下,说道:“刚才去御书房的有哪几位大人?”

  她这么提醒着,岳公公算是反应过来了,赶忙说道:“许大人是来了的。”说罢,匆忙和元槿行了个礼,一溜小跑而去。

  岳公公离开还没多久,晃动的竹帘还没完全停歇下来,就有个小小的身影钻进了屋里,“娘,哥哥又去找许舅舅了是不是?”

  伴着脆生生的童音,一个小姑娘踉跄着急急跑到了屋中。她不过五六岁的年纪,头上扎了两个小揪揪,身上穿着浅粉色的袄子,脚上是粉色缀了南珠的小鞋,五官极其漂亮,皮肤白皙粉雕玉琢,仿若瓷娃娃一般可爱。

  看到她进来,孟嬷嬷赶忙躬下身去把她扶住,免得跑太快摔到了。

  元槿也在旁说道:“悦儿慢一些。”

  蔺青悦不停歇,一溜烟跑到了元槿的椅子边,孟嬷嬷都没拦住。她抱着元槿的膝,仰起了小脑袋问:“娘,哥哥是不是又缠着许舅舅出宫去了?”

  “或许是吧。”元槿笑着将小女儿跑乱了的鬓发抿了抿。

  不等元槿动作停歇,蔺青悦已经后退两步,而后挪动着小身子往外跑去,“一定是他逼着许舅舅带他出去玩的”,噔噔噔的脚步声中是她愤懑的谴责声,“哥哥又不等我!他上回答应过我下次一定会带我一起出去玩的!这个骗子!”

  元槿看她似是要追出青嵧他们去,赶忙喊道:“你还记得答应过爹爹什么吗?”

  外头的小身影滞了滞,慢慢将脚步放缓,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认命的朝旁边而去。走了几步,不甘心的停了下来。

  “娘!如果我写完爹爹布置的十页大字,是不是就能出去找哥哥了?”

365bet官网888  元槿知道她这是在宫里待的闷了想要出去走走。青嵧和青悦自小也并非完全在宫里拘着,有时候蔺时谦去到冀都的定北王府住的时候,他们也会跟过去住一两天。再或者是邹大将军来宫里接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会跟着去大将军府小住。是以青悦对外面的世界并不陌生,知道外头有好玩的也有好吃的,十分期盼着出宫去的日子。

  她心中的渴求太甚,元槿坐在屋里都能远远的瞧见她那双圆圆的大眼睛里闪着的期盼之光,莞尔道:“可以。早去早回。”

  院子里响起了小姑娘欢快的笑声,然后蔺青悦一头钻进了旁边的书房里,乖乖写大字去了。

  孟嬷嬷有些担忧的朝书房看了眼。虽明知青悦在旁边屋子听不到这边,依然小声的去问元槿:“等下当真让公主出宫去?”

  “既然答应了,自是要同意的。”元槿看着孟嬷嬷担忧的样子,笑道:“等下可晴会来。让她带着悦儿同去便是。”

  孟嬷嬷这才知道院级你先前答应的时候早就有了考虑,这便放下心来。

  宫门外有一排高大的槐树。最大那一棵的大树下停了一辆黑漆马车。车上并无过多的装饰,只在车壁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个“许”字。

  车夫靠着车壁,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泪水不小心激了出来,眼睛朦朦胧胧的扫了眼宫门,看到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他赶忙揉了揉眼。见识自家主人他就迎了过去。

  瞧清旁边的少年,车夫赶紧跪下磕头,“参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千岁。”

  青嵧之前就去过许家不少次。他知道青嵧不愿意在外头过多的表露身份,故而压低了声音。

  青嵧心里头有事,随意的摆了摆手示意他起身,就开始催促许林广。

  许林广初时还不在意,看青嵧这么着急就也起了几分好奇。看旁边小厮将马牵来他也不骑了,挥挥手让人退下,一撩袍子跟着青嵧上了车。

  青嵧正边往车窗边上挪呢,还没来得及挨到车窗帘子听到了动静,回头看到许林广,全身僵住,问道:“许舅舅这是作甚?”

  “骑马冷。坐车好。”许林广笑眯眯说完,凑将过来,一手搭上青嵧肩膀,“说罢,这回非要拿了那玉牌眼巴巴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他口中的玉牌,便是青嵧过百日的时候他送的那个。这小子不知从哪儿听说的,拿了玉牌可以找他帮忙。这可好了,自懂事以来青嵧简直将那玉牌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但凡有了什么难以的,就都拿了它来寻他。

  许林广当年既是承诺了,便不会反悔。不过此时虽然问出了口,他也知道青嵧是个何样性子的,看他不想说,就没逼问。

  当然,他知道,青嵧若是想讲,自己就会说。不想讲,逼了也问不出来。

  今儿也是赶得巧了。恰逢许家今日招待客人,将相熟人家的亲眷们都请了来。青嵧他们到的时候,许家门前已经停了许多辆马车。好在这次只不过是个小规模的宴请,是以客人不算太多,都是青嵧常见的那几家。

  下了车子后,青嵧先往后院去见过许太太。

  许太太的女儿许林雅是青嵧的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