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000(1/2)

加入书签

  此章错分卷,敬请谅解!

  学习潜梦一个星期,湛月还是没嗅到一丝成功的气息。

  连奥兰自己也没能成功。

  这不得不使湛月怀疑这个技能是否真实存在。

  “老师,你以前成功潜过梦吗?”湛月问道。

  “我一直对此没抱太大希望,只是试试而已。”

  没想到奥兰如此轻描淡写地回答。

  “那现在怎么办?”

  “只能用老办法了,催眠。”

  思路瞎转了一圈,奥兰还是把阿青请回了自己的工作室。

  “早就该如此了。”湛月想着。

  据他了解,催眠一样可以让人描述出遗忘的记忆。

  而且不需要玩得太玄乎。

  但这样一来,湛月又对心灵侦探这个职业产生了质疑。

  既然还是要用到催眠,还是不能把那些虚无飘渺的线索放到现实中去寻找。

  那不就和普通的心理咨询没什么两样吗?

  或许奥兰自己的内心也是这样想的吧。

  有时候,人总爱制造点新意,弄点噱头,好想让自己突出一点。

  因为这世界跟风的现象太疯狂了,什么好事都别想轻易占到便宜。

  但很快,奥兰的方式又让湛月改变了想法。

  他的催眠方式竟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完全是在清醒状态下进行的

  清醒催眠虽说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问的那问题,可以说别出心裁,不按常理出牌

  “如果你真的、无端的、故意的伤到了你的朋友,会想到什么后果?”

  奥兰刻意把真的、无端、故意加重了语气,好像就要明摆着刺激阿青。

  阿青愣了一下,或许他习惯了别人把他引导到光明积极的一面,没想到眼前这半个老头一上来就怼他。

  只得改变思路,不情愿地道:

章节目录